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

  顾清菡道:“鳞香木既可入药,又可以当做香料,你进来的时候,难道没有闻到香味?这种鳞香木,一闻香味就知道是上等的木头,便是宫里也不会有太多,稀罕的很,有银子也没处买去。”  “请示?”  齐宁立刻明白过来,笑道:“三娘觉得是有人故意弄个贵重盒子,引我打开,里面却藏着机关毒虫什么的?”  齐宁恍然大悟道:“毒王的意思是说,苍浩真人知道自己后继无人,他的门人弟子没有一个能够达到他的武功修为,所以故意让人放出六大神技的传闻,就是让江湖中人对元斗宫心存忌惮,不敢轻举妄动?”  “皇上,您说的确实有道理。”齐宁想了一想,才道:“可是有人设下如此圈套,完全冲着苗人去,是不是.....是不是有些匪夷所思。那帮人与苗人有什么样的仇怨,竟要将苗家七十二洞置于死地?我一直以为......这背后有李弘信在谋划......!”  “宝贵?”齐宁瞧了瞧那两只木箱子,奇道:“这两只箱子稀松平常,有什么宝贵?”  齐宁接过书信,拆开扫了几眼,眸中微显诧异之色,却还是收起书信,低声道:“韩总管,你去一个地方......!”凑近耳边,低语了几句,韩总管立刻称是,匆匆退下。

  “毒王,我问你句实在话,你老觉着,这天下可还有人在用毒上能与你相提并论?”齐宁含笑问道:“天下用毒之术,无出西川,而西川毒王是您老,应该是天下第一了吧。”  “万毒窟?”齐宁皱眉道:“这名字倒是威风。”  这里人来人往,齐宁不好再直呼秋千易为“毒王”,改口称呼“秋先生”。  齐宁背负双手走到河边,望着河面上来往穿梭的画舫,笑问道:“秋先生觉得这里如何?灯红酒绿,莺莺燕燕,可是京城最热闹的地方。”  齐宁心想顾清菡说得到也没有错,也不用手,用那寒刃轻轻一挑,打开了盒子,盒子打开一刹那,却是光芒耀眼,珠光宝气,两人瞧见里面,都是一愣,只见到在那盒子之中,竟是放着两颗夜明珠。  秋千易脸色有些难看,淡淡道:“老夫可没有闲情与你在这里浪费时间。姓齐的小子,你到底搞什么名堂,若是在戏弄老夫,可别怪老夫不客气。”  净纯道:“那时候所谓的五大宗师尚未被人知晓,论及武功,那时候名声比北宫响亮的不在少数,住持师兄和丐帮前任帮主钱帮主,名气都远在北宫之上,暮野王如果真要找到高手比武,完全可以找到大光明寺甚至是丐帮。”  “怪不得他的剑术如此厉害。”齐宁道:“原来他很早就与江湖上的人打交道。”  净纯双手合十,唱了声佛号,才道:“因果循回,生死难测,齐玉被那魔头挟持,生死难料,一切也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”又叮嘱道:“回去之后,此事也不要告诉任何人,听我之言,今日所见,你就当从未看见,特别是......你瞧见空藏师兄受伤,万不可让任何一人知晓。”  齐宁道:“宫廷之内的高明乐师多如牛毛,仙儿只怕是及不上他们的。”

  齐宁听得净纯说了半天元斗宫,已经明白几分,问道:“四爷爷,大血手印,是否就是出自元斗宫?”  净纯若有所思,摇头道:“一时之间,我也难以明白,不过此事总会调查清楚。”  齐宁道:“皇......萧公子对仙儿也知道?”  胡伯温道:“礼部也选了几个日子,这几个日子都是利于出行,最早的是在三天之后,最慢的是在十七天之后,不过最好的日子,是在八天之后,八天之后是大吉日,最宜出行,袁老尚书的意思,我们最好是在八天后的五月十八出行,所以下官今日去往户部送去这份清单之时,也会和户部商议,让他们尽量在八天之内准备好这些礼物,不要耽搁了出行的日子。”  秋千易道:“不言自明,当然是有人想让苗家七十二洞起兵谋反。”  萧公子一怔,笑道:“你看出了朕的身份?”  齐宁此时也明白过来,心想小皇帝谋划周密,这是要用黑莲教的势力去调查陆商鹤那帮人。

  “你还自诩聪明,这都想不明白?”秋千易冷笑一声:“元斗宫能雄霸武林,就是因为苍浩真人的存在。苍浩真人虽然武功高绝,是当时武林的第一高手,但他是人不是神,总有死的一天。你自己想想,苍浩真人好不容易让元斗宫从一支小门派,成为了江湖第一门派,如此功业,震铄古今,他难道不担心自己一旦死了,元斗宫是否还能延续往日的辉煌?”  顾清菡道:“回头你去问唐姑娘就是,我也说不大清楚。不过既然让她们常过来,应该是有些希望。”轻叹道:“想想也是可惜,听说那姑娘已经患了眼疾好多年,也看了不少大夫,就是没有好转,这次唐姑娘真要是治好了她,也算是积了大德。”  “九溪毒王行走江湖多年,并非愚蠢之辈。”向天悲道:“你自己可以想一想,以黑莲教目前的实力,如果段清尘那帮人卷土重来,你们是否还能残存下去?而且皇上说过,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整个苗家七十二洞,此番没有得逞,也许还会卷土重来去,你是否愿意瞧见苗家七十二洞血流成河?若是答应此番协助朝廷,听从朝廷的调遣,朝廷可保黑莲教无虞,你是聪明人,似乎也不必我多言。”  可是今日隆泰这番话,却让齐宁的判断瞬间崩塌。  “千雾岭之战,神侯府率领的帮派人马,逢凶化吉,躲过了你施放的毒药。”隆泰缓缓道:“此后有一支人手出其不意,寻到了一条本不该为他们知晓的道路,突然杀到了山峰,朕没有说错吧?”  隆泰直言蜀王府李弘信身边有朝廷安排的眼线,秋千易颇有些错愕,齐宁虽然并无做出反应,心下却是暗暗吃惊,心想这小皇帝看起来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复杂的多。  齐宁道:“宫廷之内的高明乐师多如牛毛,仙儿只怕是及不上他们的。”  齐宁心中其实也是有些疑惑,他眼力还是有的,当然看得出来,这几样东西都是难得一求的上等珍宝,心想还有人对自己出手如此阔绰,却连名姓也不留下,微一沉吟,眉宇间忽地舒展开来,笑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  齐宁喜道:“那就是说,还真的有希望?”

声一  顾清菡道:“唐姑娘性子好,人也善良,你都让人家找上府来,唐姑娘又怎好拒绝?昨天一上午,田家姑娘一直都在唐姑娘的屋子里没出来,中午我还让人给她们母女安排了饭食,到下午才拿了两副药离开,我听说田家姑娘的眼疾不好治,要花上一些时日,隔几天便要过来瞧瞧的。”  顾清菡摇头道:“我也没有问过,其实我便算问了,也没人告诉我。”  那公子也是拱手还礼,笑道:“多日不见,小侯爷风采依旧。”看向秋千易,含笑点头,笑容亲切,秋千易微皱眉头,却也是微微点头,算是打招呼,但他却还是将目光放在那中年人身上,小心提防。第五六肆章 约会  齐宁出门来,见韩总管离着屋门远远站着,过去问道:“宫里来人?”  顾清菡道:“唐姑娘性子好,人也善良,你都让人家找上府来,唐姑娘又怎好拒绝?昨天一上午,田家姑娘一直都在唐姑娘的屋子里没出来,中午我还让人给她们母女安排了饭食,到下午才拿了两副药离开,我听说田家姑娘的眼疾不好治,要花上一些时日,隔几天便要过来瞧瞧的。”

  他万没有想到,暮野王竟然挟持着齐玉离开,这广场之上少说也有三四百人,人头攒动,这暮野王却偏偏抓住了齐玉。  秋千易一愣,有些诧异,隆泰已经道:“段清尘投靠陆商鹤,成了黑莲教的生死之敌,此种情势下,身为黑莲教的毒使,你盯住陆商鹤,即使被他们察觉,他们也只会以为你是查出了段清尘的下落,目的是为了从他们那里找到段清尘,不会让他们有太深的顾虑。”  净纯微微颔首,道:“他虽然是庶出,但毕竟是齐家的人,不少人也都知道齐家有一位痴迷剑术的公子,有几名剑道高手看过北宫的剑术,当面没有说什么,但是私下里都说,北宫在剑术之上并无任何过人天赋,甚至天资驽钝,此生在剑道之上,恐怕没有任何作为。”  “是暮野王所伤?”齐宁问道。  隆泰道:“所以在你看来,有人想让苗家七十二洞造反的目的,就是想让朝廷元气大伤?”  秋千易冷笑道:“老夫虽然杀人如麻,可是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,还从未下过毒手。”  秋千易看了齐宁一眼,也不客气,上前在隆泰对面坐下,凝视隆泰,叹道:“皇上的胆识,倒是让秋某十分钦佩。”  齐宁此时却看到,净空等数名老僧围在空藏四周,将空藏掩于其中,剩下几名老僧则是向暮野王攻过来。  萧公子一怔,笑道:“你看出了朕的身份?”  秋千易道:“不错。”  他万没有想到,暮野王竟然挟持着齐玉离开,这广场之上少说也有三四百人,人头攒动,这暮野王却偏偏抓住了齐玉。  齐宁笑道:“所以该备的礼品,咱们尽管报过去,能不能备下来,就是户部的事儿了。”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