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儿子睡觉没控制住

  这样的选择,已经表明了顾清菡在无数次纠结之后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  “没有。”皇后勉强笑道:“臣妾.....臣妾只是觉得皇上对我好,所以......1”  “自然是关于我身世的事情。”齐宁道:“可是按理来说,无论萧绍宗说什么,皇上本不该起疑心才是,因为.....满朝文武,只有皇上才真正知道我的身世。”  顾清菡想了一下,才道:“我们误以为你是世子,只因为你不但样貌一模一样,而且.....而且在你的肩头,有世子一模一样的痕迹。”  “楼大哥,我要去见她。”齐宁丢下一句话,几乎是拽着白圣浩离开,楼文师摇头叹了口气,田雪蓉看着齐宁离开的背影,神色复杂,终是幽幽叹了口气。  这中间的脉络有些复杂,如果不是顾清涵素来条理清晰,很容易就会听糊涂。  齐宁起身来,背负双手,徘徊着,忽然问道:“朕传召义恒王,为何没见他过来?”

  齐宁送别白圣浩离开,这才回到木屋里,见到顾清菡又起身坐到桌边,幽静深夜,四下无人,自己多少次梦寐以求想着与顾清菡独自相处,今日却终是实现,内心还真是有些激动,看着等下如花佳人,齐宁走过去,拉过顾清菡的手儿,轻声道:“现在你可是真正属于我了。”  齐宁更是尴尬,他也明白,达官贵人三妻四妾确实是稀松平常,但人心都是肉长的,像顾清菡这样的女人,不可能对这种事情十分大度,自己和田夫人有了私情,顾清菡试探出来,自然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。  “谣言的出处,很难查知。”卢霄道:“不知是何人在京城一些地方张贴关于义恒王谣言的布告,虽然京都府的人迅速将那些布告撕毁,但流言还是传了出去。听说铁铮已经调查此事,而且严禁百姓以讹传讹,不过......还是有些人私下里胡言乱语......!”  齐宁心下一动,不自禁凑过去,便要贴上那丰润的唇瓣,顾清菡虽然闭着眼睛,却似乎对齐宁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,齐宁刚贴过去,顾清菡故意一个转身,侧身向里,亮给了齐宁一个美好的背影,齐宁心下好笑,不过从后面看着顾清菡的躺姿,却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,这柔软美好的躯体,宛若一条美人蛇般,曲线起伏,齐宁喉咙一动,伸手从后面环抱住了顾清菡的腰肢,身体贴过去,顿时便感觉起伏曲线的美好。  “不叫!”顾清菡如蛇般扭动身体:“就不叫,打死也不叫......啊......!”她脸上如同充血般潮红起来,抓紧齐宁那只无法无天的手,乞求道:“不要乱.....乱来,我.....好,我......我叫.....小.....小哥哥.....!”  隆泰微笑道:“你进入楚国之前,是齐国的公主,可是在你踏足楚国之后,就是我大楚的皇后。”抚着皇后的腹部,眼睛泛着光芒:“如果你生出皇子,那他就是我大楚的太子,是日后大楚的皇帝,朕只知道你是我的皇后,既然如此,我又怎会怀疑自己的皇后?”  齐宁一怔,他此时只要给一个否定的回答,似乎就可以渡过难关,可是想到自己对田雪蓉也有过承诺,如果从今以后和田雪蓉断绝往来,再也不管她,那实在是有些薄情寡义,齐宁是万万做不出来,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她如今是母女相依为命,我知道她心中一直将我当做可以依靠的大树,如果就此放任不管,我实在是做不到。以后如果她真的遇到了麻烦,我依然还是会出面维护她。”  顾清菡道:“你这样看着我,我又怎能睡得着?你.....你还是下去吧。”  已是黄昏时分,齐宁在途中本打算到了京城时候,将顾清菡安排在一处客栈,然后亲自去向田夫人通知,但顾清菡对京城六坊斋的鱼面情有独钟,这鱼面在京城是有名的小吃,顾清菡道也让人从外面买回府中食用过,味道确实不错,但从六坊斋买回府里,味道多少减了一些,顾清菡平日又不能轻易出府,所以她一直希望能亲自到六坊斋尝一尝刚出锅的鱼面。  他装模作样转过身,顾清菡这才小心翼翼将自己的腰带解了下来,明知道这种法子只是齐宁说的鬼话,却鬼使神差地配合齐宁,将腰带递给了齐宁,也不说话,齐宁接过腰带,这才转身,跪在顾清菡身后,一本正经道:“你放心,我说有用就有用,绝不骗你。”将那腰带小心翼翼蒙在了顾清菡的眼睛上,从后面系紧,这才轻声问道:“现在还怕不怕?”

  田夫人和白圣浩对视一眼,神色都显得不自然,齐宁立时便猜到情况不到,皱眉道:“出了何事?三娘为何没有出来?”  齐宁其实已经隐隐感觉到,自己附身的小貂儿和锦衣世子必然有着极深的渊源,要想弄太清楚背后的身世,小貂儿的身份终究是要浮出水面,当下不再隐瞒,将当初发生的那段匪夷所思的缓缓道来,顾清菡从头到尾越听越心惊,花容失色。  王猴子笑道:“不过是吃饭没事干,说来逗乐子而已。我就不信这是真的。当年发生的事情,咱们这些屁民百姓不知道,可是齐家的人难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?齐家对内情了若指掌,如果那位王爷真不是齐家的种,齐家怎可能将他抚养长大?你们莫忘记,他还承袭了锦衣候的爵位,锦衣齐家便是再糊涂,也不可能让一个外人承袭他们的爵位。”  他很清楚,如果不是顾清菡指使,白圣浩和田雪蓉绝不可能带回去那样的消息。  昨夜春风数度,齐宁经验老道,顾清菡也不是懵懂少女,一开始还放不开手脚,到得后来,情到深处,难免顺着齐宁的意思尽力配合,除了齐宁两个让顾清菡羞臊无比的要求被坚持拒绝,其他一切却都是依着齐宁的意思。  “圣上,听说义恒王这几日出京去办一些私事。”卢霄道:“只怕还没有回京。”

  顾清菡久旷多年,一朝雨露,满是幸福,只是实在吃不住齐宁的龙精虎猛,直到天快亮的时候,才哀求齐宁放过了自己,她浑身的骨头似乎散了架一般,不再想动弹一下,疲惫至极,等齐宁醒转过来,她还在睡梦之中。  隆泰道:“既然如此,为何不先断其翼?”  齐宁收回视线,向边上瞧了一眼,旁边那一桌却是坐了三四个人,并没有注意这边,一个个身体往前凑,正在低声议论,齐宁方才没有注意这几人,自然不去理会他们到底说什么,此时却听到一名长着八字胡的汉子道:“有句话说得好,无风不起浪,既然这事儿在京城到处传言,总不会是空穴来风。”  顾清菡想了一下,娇躯一颤,惊道:“难道......!”  齐宁回京的时候,也已经换上了一身普通衣衫,本就是担心自己太显眼,被人看到。  “本来我是想借齐家的势力,帮我找到小蝶。”齐宁道:“可是万没有想到齐家的局面当时那般复杂,我甚至想过,一旦有什么麻烦,我就一走了之,此后几次遇到困境,我都生出这样的念头。”  他脑中付出田夫人的样子,忽然间确实觉得有些对不住那美妇人,轻叹道:“她是受我牵累,如果.....真的只是她被抓,我也是要想办法救她出来。”  顾清菡冷哼一声,背过身去,不再说话,四下里静幽幽一片,方才被顾清菡美好娇躯惹得热血上涌的感觉此时凉下来,齐宁就宛若做了亏心事一般,一时也不知道开腔说什么,屋内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。  黄昏时分,兵部尚书卢霄匆匆入宫求见,带来了一道从前线八百里加急送回京城的快报。

到杀  顾清菡点头道:“是。我.....我也早知道那是烙印,可是......实在想不出谁那么狠心,要在上面烙上印记。”疑惑道:“你既然是流浪儿,与锦衣齐家没有任何干系,怎么会与世子一般,在同一个位置有同一个烙印?还有,你说的碧玉梅花簪又是什么意思?”  卢霄退下之后,没过多久,皇后就带着一名宫女进了御书房,见到皇后,隆泰本来凝重的神色终于缓和下来,露出一丝笑容,迎了过去,扶住皇后道:“让你好好歇息,莫要走动,真要有什么事情找朕,派人过来说一声就好,何必亲自过来?”身手轻抚皇后的腹部,低声道:“可莫让他太过辛苦。”  “没有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就能够焕然一新。”齐宁道:“锦衣世子脑子不清楚,并非天生如此,而是自幼被人下毒,毒药伤了他的脑子,如果要恢复,不但要找到神医良药,而且还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。”  虽然萧绍宗的叛乱给了朝廷极大的震动,但隆泰却没有在随后的掀起太大的风浪,无非是因为前线战事正紧,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平和的态度稳定住京城的局面,将精力重新放到前线的战事上。  “之外?”齐宁干笑道:“其他也就没什么了!”  楼文师和田雪蓉扶着齐宁在椅子上坐下,齐宁脸色苍白一片,楼文师心知齐宁这是突闻噩耗气血不畅所致,手掌在齐宁背部拍了几下,那是帮助齐宁疏通气血,片刻之后,齐宁才终于回过神来,闭上眼睛,但很快就盯住白圣浩,声音已经有些森然:“白舵主,是谁害了三娘?三娘......现在什么地方?”第一四一六章 坦承真相

  “岳环山得知白树河水位上涨,就知道大事不妙,派兵前往增援。”卢霄肃然道:“钟离傲暗中调兵绕到了成伊郡,数倍于肖平志,肖平志遭遇伏兵,只能回撤,却被白树河挡住了归路,当时根本来不及造船渡河......!”  齐宁一怔,看着脸颊微带红晕的顾清涵,猛然间明白过来,握住顾清菡的手,低声道:“三娘是谁,让世人都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,我们就可以.....!”  齐宁心下一动,不自禁凑过去,便要贴上那丰润的唇瓣,顾清菡虽然闭着眼睛,却似乎对齐宁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,齐宁刚贴过去,顾清菡故意一个转身,侧身向里,亮给了齐宁一个美好的背影,齐宁心下好笑,不过从后面看着顾清菡的躺姿,却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,这柔软美好的躯体,宛若一条美人蛇般,曲线起伏,齐宁喉咙一动,伸手从后面环抱住了顾清菡的腰肢,身体贴过去,顿时便感觉起伏曲线的美好。  齐宁一听便知道顾清菡这是托词,微起身,将自己的椅子靠近过去,这才坐到顾清菡身边,顾清菡瞥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别没规矩,好好坐着说话就是。”  顾清涵心下也是骇然,道:“你们都不是齐家血脉,那......那怎么可能?”  楼文师起身来,笑道:“我明日就会启程,下一次也不知道何时能再与齐兄弟相见。”犹豫一下,才道:“齐兄弟,这阵子不知道可有帮主的消息?”  如此情势下,这两位美妇人自是精神惶惶,日夜担忧,互相之间瞧出对方的情绪,随即互相试探,自然有极大的可能探出对方的心思。  “是....是三夫人.....过世了!”田雪蓉咬着嘴唇道。  齐宁叹道:“楼大哥是说皇上对我存有戒心?”  “之外?”齐宁干笑道:“其他也就没什么了!”  “别和我说话。”顾清菡没好气道。  田夫人和白圣浩对视一眼,神色都显得不自然,齐宁立时便猜到情况不到,皱眉道:“出了何事?三娘为何没有出来?”  隆泰微一沉吟,忽然问道:“卢爱卿,这些谣言,当真会有人觉得是真的?”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